浙江电信在转播中超赛事的一审中被判侵权

作为中国最高的职业足球联赛,中超联赛一直吸引着众多球迷的关注。比赛转播引发的侵权纠纷也时有发生。近日,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起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电信)、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广电新媒体公司),一审判决认定“2019年中超联赛-第八轮广州恒大诉北京国安”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发现浙江电信、杭州电信、浙江广播电视新媒体公司擅自播放赛事节目构成侵权,责令三被告赔偿苏宁经济损失和体育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苏宁体育表示,已获得北京体育奥运力量体育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体育奥运公司”)授权,获得2019赛季中超联赛节目的独家在线视频权,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浙江电信、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在其运营的“浙江电信IPTV”平台上,擅自向公众提供了“2019中超——第八轮——广州恒大VS北京国安”比赛的点播服务。苏宁体育认为,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中超传统的巨人和强队,他们争夺的赛事具有很高的重要性和商业价值。经过激烈的竞争和高昂的成本,苏宁体育获得了中超赛事的媒体转播权。三家公司的行为损害了苏宁体育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扰乱了有序的市场秩序和良性竞争环境,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据此,苏宁体育诉杭州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责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502万元。

浙江电信和浙江广电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张,涉案活动节目所体现的原创性并未达到作品的高度,它们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也不应被认定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音像制品,它们也不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对象。浙江电信播放所涉及的活动节目不构成侵权,且“浙江电信IPTV”平台已获得播放所涉及的活动节目的合法授权,不侵犯他人的权利。作为“网络电视”的总平台,央视已被授权播放所涉及事件的节目,并有权将所涉及的节目分发给“网络电视”子平台播放。“浙江电信IPTV”平台播放所涉及的事件节目,该平台以央视为“IPTV”总平台,获取播放所涉及的事件节目的授权,然后发送到浙江的“IPTV”子平台,再通过电信网络进行传输。苏宁体育无权追究浙江广电新媒体公司的责任。央视提前获得了赛事转播的授权,授权期比苏宁体育长。

杭州电信回复称,杭州电信不是“浙江电信IPTV”平台的业务实体,与本案无关。

经审理,法院认为,本案涉及的体育赛事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拍摄方式创作的作品,既满足了“在一定媒介上拍摄”的要求,即固定性,又达到了电影类作品所要求的原创性标准。经奥体公司授权,原告享有所涉赛事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主体合格。

本案中,中央电视台的授权播出类型为直播、延时播出和重播,三名被告不能证明他们仅获得了上诉法院所涉及的正确类型的授权

本案涉及的体育赛事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分别是2019年中超联赛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他们争夺的赛事备受关注。本案侵权开始早,持续时间长,被告在签署律师函后仍未采取必要措施,主观过错显而易见。

综上所述,法院判决三名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该案主审法官蒋易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采访时表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所涉事件类型的认定以及三名被告侵权责任的认定。在理论和实践中有争议的是,本案中的体育赛事是作为视频产品还是以类似于电影制作的方式创作的作品受到保护。”合议庭认为,类电影作品是由一系列有声音或无声音的画面所代表的,这些画面不同于拍摄对象或画面内容,画面构图的独创性应通过镜头的选择、编排、处理和连接来讨论。本案例的程序已被缓存和下载,并处于可复制状态。它以多摄像机设置采集、镜头选择、镜头切换和回放、捕捉精彩瞬间的方式呈现游戏画面,满足了电影类作品的固定性和独创性要求,构成了电影类作品。

该报已传唤了三名被告,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应。目前,该案仍处于上诉期。

关于此案,苏宁集团知识产权总监郭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本案的判决是对体育赛事的突破性认定,体育赛事的保护具有典型意义,尤其是在案件审理中。广播组织者的权利和信息网络传播的权利已经明确界定。”

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严金军表示,总体而言,体育赛事版权保护面临取证难、作品性质认定难、维权难度较大等一系列问题

作为中国最高的职业足球联赛,中超联赛一直吸引着众多球迷的关注。比赛转播引发的侵权纠纷也时有发生。近日,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起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电信)、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广电新媒体公司),一审判决认定“2019年中超联赛-第八轮广州恒大诉北京国安”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发现浙江电信、杭州电信、浙江广播电视新媒体公司擅自播放赛事节目构成侵权,责令三被告赔偿苏宁经济损失和体育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苏宁体育表示,已获得北京体育奥运力量体育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体育奥运公司”)授权,获得2019赛季中超联赛节目的独家在线视频权,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浙江电信、杭州电信、浙江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在其运营的“浙江电信IPTV”平台上,擅自向公众提供了“2019中超——第八轮——广州恒大VS北京国安”比赛的点播服务。苏宁体育认为,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中超传统的巨人和强队,他们争夺的赛事具有很高的重要性和商业价值。经过激烈的竞争和高昂的成本,苏宁体育获得了中超赛事的媒体转播权。三家公司的行为损害了苏宁体育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扰乱了有序的市场秩序和良性竞争环境,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据此,苏宁体育诉杭州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责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502万元。

浙江电信和浙江广电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张,涉案活动节目所体现的原创性并未达到作品的高度,它们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也不应被认定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音像制品,它们也不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对象。浙江电信播放所涉及的活动节目不构成侵权,且“浙江电信IPTV”平台已获得播放所涉及的活动节目的合法授权,不侵犯他人的权利。作为“网络电视”的总平台,央视已被授权播放所涉及事件的节目,并有权将所涉及的节目分发给“网络电视”子平台播放。“浙江电信IPTV”平台播放所涉及的事件节目,该平台以央视为“IPTV”总平台,获取播放所涉及的事件节目的授权,然后发送到浙江的“IPTV”子平台,再通过电信网络进行传输。苏宁体育无权追究浙江广电新媒体公司的责任。央视提前获得了赛事转播的授权,授权期比苏宁体育长。

杭州电信回复称,杭州电信不是“浙江电信IPTV”平台的业务实体,与本案无关。

经审理,法院认为,本案涉及的体育赛事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拍摄方式创作的作品,既满足了“在一定媒介上拍摄”的要求,即固定性,又达到了电影类作品所要求的原创性标准。经奥体公司授权,原告享有所涉赛事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主体合格。

本案中,中央电视台的授权播出类型为直播、延时播出和重播,三名被告不能证明他们仅获得了上诉法院所涉及的正确类型的授权

本案涉及的体育赛事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分别是2019年中超联赛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他们争夺的赛事备受关注。本案侵权开始早,持续时间长,被告在签署律师函后仍未采取必要措施,主观过错显而易见。

综上所述,法院判决三名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该案主审法官蒋易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采访时表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所涉事件类型的认定以及三名被告侵权责任的认定。在理论和实践中有争议的是,本案中的体育赛事是作为视频产品还是以类似于电影制作的方式创作的作品受到保护。”合议庭认为,类电影作品是由一系列有声音或无声音的画面所代表的,这些画面不同于拍摄对象或画面内容,画面构图的独创性应通过镜头的选择、编排、处理和连接来讨论。本案例的程序已被缓存和下载,并处于可复制状态。它以多摄像机设置采集、镜头选择、镜头切换和回放、捕捉精彩瞬间的方式呈现游戏画面,满足了电影类作品的固定性和独创性要求,构成了电影类作品。

该报已传唤了三名被告,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应。目前,该案仍处于上诉期。

关于此案,苏宁集团知识产权总监郭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本案的判决是对体育赛事的突破性认定,体育赛事的保护具有典型意义,尤其是在案件审理中。广播组织者的权利和信息网络传播的权利已经明确界定。”

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严金军表示,总体而言,体育赛事版权保护面临取证难、作品性质认定难、维权难度较大等一系列问题